Skip to content


草泥馬之歌

近月來網上流傳國內反對政府管制網上言論自由而發表的創意抗爭,雖然草泥馬、戈壁等語意含粗鄙,但它的軟弱抗議,相對河蟹(和諧)包裝斯文內容暴力的打壓,是何等鮮明的對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NkU6NrXweI
—————————————
《草泥馬之歌》:一個公開的隱喻

文 / (同濟大學)

某個有才之人發明了「草泥馬」這個詞,又或者某個有才之人創造了《草泥馬之歌》這類惡搞作品,在光怪陸離的網絡世界中,本來只是一朵小浪花。可整個人群都發現了它,高歌「草泥馬」,並將它用作自己的話語表達時,這就是一個創舉。

「草泥馬」這個隱喻大家都懂。某句髒話在發表言論的公開場合不合適使用,但是我們都有表達這種情緒的衝動,於是用「草泥馬」、「馬勒戈壁」替代。然後《草泥馬之歌》出現並被廣泛的分享,其中的含義引起了大家深層的共鳴,或許這首歌本來就是反映廣泛心理的,自然膾炙人口。歌中唱到:草泥馬本來自由地生活在美麗的馬勒戈壁,但是它們的生存也面臨著危機,河蟹的到來破壞了他們賴以生存的臥草,草泥馬該怎麼辦。在此,兩種勢力的對立非常明顯。「草泥馬」淵源的那句髒話,本來是具有侵犯意味的,但是在此卻用「草泥馬」這種可愛軟弱的動物表現,體現了歌唱者對「草泥馬」的疼惜。「草泥馬」非不文明詞彙,也非不被官方允許,是可以公開發表的。雖然很多人講「草泥馬」或者為了表達罵人的意思或者是無心說著玩,但「草泥馬」和它衍生產品已經成了固定的話語表述方式和亞文化。「草泥馬」也許就代表著不為主流話語所接受的信息和意見,《草泥馬之歌》則隱喻著網絡話語權的博弈。

在現實傳媒環境中,「草泥馬」自由生存是不被官方所允許的。網絡虛擬環境的興起,似乎給「草泥馬」提供了一個自由生存的環境——「馬勒戈壁」。可「河蟹」在此橫行,威脅著「草泥馬」的生存。不僅如此,預計 09 年會被政府推行的「網絡實名制」會給「馬勒戈壁」帶來一場「沙塵暴」了。中國公民社會的形成,因結社自由言論自由等受限而被扼制。「網民社會」漸漸興起,成了公民社會的投影,它雖不能完全替代公民社會的作用但至少可以暫時起一些相同的作用並進一步引領公民社會的形成。最近的「考察門」事件,網民爆出公費考察花公費之巨,這個平時大家也會私底下說,但是網絡平台使民意公開,政府隨之處理,網絡民情也是可以作用於政府行為的。「人肉搜索」雖被病詬為網絡暴力,它卻可以看做「網民社會」自發形成了一種司法體系,誰冒犯了網絡上所遵從的道德規範就給予懲罰,是其成長的表現。網絡言論的秩序是需要的,但要任其自發形成,混亂只是暫時的。正如雖然「御姐控」和「蘿莉控」對立,但他們都是崇尚同種文化具有一個向心力。「紅領巾」討伐「非主流」也是他們的自由,因為「非主流」可以自然還擊。如果給予網絡言論秩序以干擾,只會讓它的發育畸形。我們也並不是看不到這種趨勢。比如很多人成了***總理的「粉絲」,可是從道理上看,科層制的官員履行其職責換來的只是對其人格的褒揚,根本說明整個科層制組織的行為是失效的,這一點又由誰來反思。政府意識到要通過網絡「瞭解民情、匯聚民智」,卻又要壓縮其所認為的負面信息空間根本就是自相矛盾。

網絡話語權的博弈也是國家和社會博弈的投影。在網絡世界中,也有了國家進社會退的局面。美國衝突論社會學家科塞提出「安全閥制度」:適當允許衝突的存在,可以讓社會像鍋爐通過閥門釋放蒸汽一樣釋放積累的對立情緒,從而保證社會秩序的穩定和社會結構的結合。《草泥馬之歌》也是被逼出來的,惡搞其實就是一種疏發情緒的方式,它能暫時起到一點「安全閥」作用,愛自由表達的網絡民眾可以通過它來釋放不滿情緒。這是社會的自發行為。但是「河蟹」如果真的把「草泥馬」生存的「馬勒戈壁」完全破壞,網絡的話語成了同一腔調,不僅整個「網民社會」的文化生態也將被破壞還會激發更多的不滿。很多時候,政府都在破壞 「安全閥」,卻沒有意維護和建立「安全閥」。我們知道政府不能完全駕馭這矛盾尖銳、利益衝突劇烈的社會運行機制,可「安全閥」至少可以為其贏得點喘息調整之機。

《草泥馬之歌》中唱到:「俊健的草泥馬 / 多麼的美麗 / 一直不停地奔跑 / 向著那日出的方向」童聲版《草泥馬之歌》唱到:「他們為了臥草不被吃掉打敗了河蟹 / 河蟹從此消失草泥馬戈壁。」網絡民眾有了共同的理想,可作為體制內的人終究是打不過「河蟹」的。「草泥馬」提供了一個「曲線救國」道路的榜樣,擁有無窮智慧的「網民社會」可以創造出更多的《草泥馬之歌》,形成隱喻化的話語體系。這個話語體系與社會正常話語體系不交融,「河蟹」不能干擾,才會真正消失在「草泥馬戈壁」。而創造這套話語體系的真正意義在於,表達話語的勇敢精神和靈活方式可以感染越來越多的社會成員,擴大共同群體。

Posted in diary, politic, sociology.


One Response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Anthony says

    粗口還是我來,以下請用國語念
    草泥馬->操你媽
    臥草->我操
    馬勒戈壁->媽的個屁

    其實還有很多更神奇的”中國神獸”…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