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來想寫輕鬆的東西的…

找資料的時候, 好死不死給我看到這篇

原文

大學裡的大一國文這種課程,彷彿自盤古開天地以來就在那裡了,只是沒有人知道它為什麼還在那裡而已。一個蒙昧混沌中的表徵,這一點倒很像教師在這滔滔濁世中扮演的角色。

外系的旁修生,他為什麼從不知道要蹺課,從學期開始到最後,永遠是在我進教室前就端坐在那裡,永遠坐同一個位置,而且聽得如此專注,彷彿那真是一件重要而不可遺漏的事 …

每週辛苦備課,我竟像是光講給他一個人聽
的。期末考前,收來的一篇作文寫著,自小在屏東鄉下長大的他,父親為一退伍老兵,家中食指浩繁,經營一小雜貨鋪維持家計。乖戾不馴的他,自小在外打架滋
事,多次進出警局,心中不滿父親的庸碌與家境的貧寒,後來竟加入黑道幫派,農專唸了一年便退了學。每天逞兇鬥狠,心中完全置家人於不顧,以身為當地的狠角
色洋洋自得。直到有一天,在村子口正巧看見老父白髮佝僂的背影,費力的推著腳踏車過一座拱形橋面,後架載著一整箱汽水,烈日下,父親的背衫汗溼了一大片。
不堪沉重的負荷,木箱在一陣劇烈的搖晃中險的傾落地上。他下意識上前欲扶住木箱,老父一見是他,只是沉默搖頭。那一刻,他突然想到這道上坡橋面是父親每天
送貨都要經過多次的,而父親面容的沉痛與絕望,使他的心如同墜入一口幽黯無底的古井,分不清是什麼了,只是一直往下沉,往下沉。「我想到了一些我從來不曾想的事,突然,覺得這些都沒什麼好玩了」他寫道。於是他補習插班考大學,落榜兩次,退伍後又失敗了三次才如願上了大學,父親的死,卻在這之前一年。

我 (A:應該是指那老師)
第一次覺得累了。青春像倉皇襲來的夜色,一下子就暗了。… 沒有怎麼考慮的,我離開了這個學校與這第一份工作,順便離開了一段談得不死不活的戀愛,並且潛心準備了一年,去考了博士班,在
滿滿一屋子人的考場中奪下僅有的三個名額之一,考些什麼早就不復記憶,只記得自己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狠角色。

後來才知道,他比我還大兩歲,從一封異國來的年節賀卡中,得知他大學畢業後又唸了研究所,並且出了國。他恐怕並不知道,他是怎樣改變了我的一生。

Posted in Life.


3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TS says

    Anthony, what was your thought about this article?

  2. Anthony says

    comment:
    食指浩繁-> 嘩, 上次見到呢個成語都唔知幾多年前
    老父白髮佝僂的背影,費力的推著腳踏車 -> 咪即是朱自清背影
    TS 好似教書個wor, 佢一定有comment, hehe

    寫唔寫comment 好呢? no, 我最不喜歡給故事下寓意

    what was your thought about this article?
    d 中文好好

    總之, 該做的事就及早做吧

  3. Jenny says

    珍惜对你最重要的人,做你最想做的事,见你爱见的人。其实,我也有一个故事,是我跟妈妈的生活点滴,也是跟看到她动人的背影有关的,有机会再跟你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