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lywheel Effect

GTG 書中的例子
想像一個又大又重的飛輪 – 一個厚重的鐡餅平放在一個轉軸上, 直徑30尺, 2 尺厚, 重5000磅.
你現在有個任務就是要那飛輪轉起來, 轉的越快越好

你用盡全力去推, 那該死的飛輪幾乎紋絲不動(如果真的有動的話), 兩三個鐘之後, 終於轉完一圈了. 你再繼續推, 你發覺, 第二圈比第一圈輕鬆了,而且也轉的更快了, 第三圈,第4圈,….8, 9 , 10, 之後你懶的數了, 因為那飛輪好像自己會在動了, 而且轉的飛快也不用耗什麼力.

剛好有人經過, 看到你以驚人的速度推著那飛輪, 就問”推這個飛輪的決定性moment是什麼?”

啥?!

第一推嗎? 第一圈嗎? 還是第10圈?

答不出來

每次都是上一次的累積加上今次的努力, 很抱歉, 沒有戲劇性的過程,所有動作都是平淡的可以

====================2010 07 15 蘋果日報===================================

【本報訊】九年前,一名年邁政府外判清潔工被傳媒披露,年終無休、每日做足 14小時,時薪僅 7元。事件瞬即引起社會迴響,間接奠立設定最低工資立法里程碑;今天,法例即將通過,但清潔工已無法享受這遲來的成果,已屆 75歲、坐在輪椅上的嚴伯昂首的說:「唔緊要,我個人冇問題!」
「太遲啦,如果早(立法)就唔使咁凄凉」。患哮喘、現時住在安老院的嚴伯說,妻子 十多年前肺癌過身後,因與子女關係欠佳,曾流落街頭。 01年他在公園露宿,獲一名三判以日薪 100元招攬到旺角山東街公廁當清潔工,朝 7晚 9每日做 14小時,平均時薪 7元,沒有休假,就算生病,也要自費 150元找替工。一日三餐已花去全部工資,「冇錢剩 o架,但唔使同人借」。

「只有天黑,冇天光」

放大圖片

嚴伯當年工作的旺角公廁,當時並居於公廁的士多房。

12345678910

嚴 伯蝸居於公廁士多房,屈身打地鋪,最佳消遣娛樂是聽收音機、喝點燒酒,他形容當時的生活「只有天黑,冇天光」。 01年 2月,傳媒揭露嚴伯 7元超低時薪慘況,他為免麻煩,轉到北河街公廁工作,日薪仍只得 100元,「畀乞兒都唔止咁少錢」。最後他申領綜援,獲配公屋,生活才得改善。
今 天,政府外判的清潔工時薪有 20多元,有評論指嚴伯功勞最大,他只輕輕帶過,「我都唔記得件事,我冇做過乜嘢」。作為長期被欺基層勞工,他籲私人企業:「唔應該壓低啲長者,就嚟死嘅 人。」他又批評一些公司仍堅持最低工資定 20多元,是無良心,「冇得傾 o架,話多兩話就叫你唔使做」,他認為最低工資設在 33元是最理想。
職工盟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昨向嚴伯送上一件印有時薪 33元字樣 T恤,感謝他為爭取最低工資付出的努力,「如果冇嚴伯肯出來講嘢,可能政府會繼續拖落去」。

=============================================================

9 年後, 不要說打工, 自己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對嚴伯而言, 他的努力是白費的, 以我們奉若圭臬的實用和務實的態度, 是不值得的. 於已無益,白折騰

9年來,新聞沒告訴你的事是, 民主黨就是因為應不應該有最低工資的分歧, 曾健成, 陶君行,陳偉業退黨, 日後他們成為了社民連的創黨成員, 其間力主爭取普選, 取消功能組別進行公投, 到累積了一定堅定的反功能組別民眾後, 好像突然間, 風氣逆轉, 各界齊聲攻擊功能組別的張廿蚊. 就是這個推了9年的飛輪

Posted in Life.


One Response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TS says

    這是一個很好的比喻。

    同樣地,火箭升空最艱難、最費勁的階段是最初離地(要逃離地心吸力)的時候。這可用作形容人要刻服惰性所要附出的巨大努力。但若能成功克服,卻會產生推動我們前進的『慣性』動力。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